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苗木知识 装车现场 供应信息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热烈祝贺山东济宁梦想园林苗木基地网站上线,我们真诚为您服务,公司主营:山东法桐小苗济宁法桐小苗,速生法桐小苗,速生白蜡小苗,国槐,北栾等苗木,销售热线:15106707580
站内搜索:
  • 山东济宁梦想园林苗木基地
  • 地 址: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李营镇苗木市场
    联系人:赵经理
    手 机:15106707580
    电 话:15106707580
  • 网址:http://www.pbmmjd.com/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桐价格 > 法桐价格
第七届鲁迅济宁速生法桐文学奖获得者 阿来
来源:济宁速生法桐基地 发布于:2018-10-15 08:01 点击量: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蘑菇圈》

《蘑菇圈》的主人公斯炯是一位普通的藏民。

商业模式很容易认定某一种风格,琼瑶阿姨一辈子写到老都是爱情小说,金庸写了一辈子还是那个套子,无非就是商业方面的考虑。

自然之美给阿来以巨大的情感抚慰,他也因此对自然界的损毁有更强烈的关切,也试图以自己的作品唤醒他人类似的关切。

对于此次获奖,阿来看得很淡然:"小说完成后,有的会得奖,有的畅销会多卖一些,有的就卖得少一些,书总是有不同的命运。当各种各样的评奖出现后,得奖意味着受到专业上的肯定,是锦上添花的事。但我更愿意专注于创作。得奖不是目的,文学作品本身才是目的。"

在苦难叙事中抵达俗世的神性

阿来这样做了。

另一种关系则是人与自然万物之间的关系。  

在这样一个过剩时代,我们面临太多的选择,你个人的选择就变得越来越重要,你到底选择什么,对于文化消费品也是如此。

《文化十分》:文学在当下的力量和价值是什么?

在守护自然、敬畏生命的同时,多变的尘世中,阿来的作品一如既往地瞻望人性的温暖。

有评论家评点这一人物:“斯炯用一生的时间见证了变迁中的机村,她的一生可以在各个时代节点进行苦难叙事,然而斯炯用淳朴而坚韧的个体生存打败了苦难,在个体的艰难生存中给自我、他者和世界以最大的慈悲与光亮,由此,斯炯也日渐远离苦难,并在苦难叙事中抵达俗世中的神性。”

小说开篇,阿来不讲故事,单写环境。

西藏不是乌托邦

"植物消耗世界的能量,山东速生法桐,仅限于它生命体所需要的那么多,不过度消耗。自己的成长不以杀死旁边的生物为目的,而是相互给养,共同成长。现在我们人都很难做到这一点。"

阿来想通过写作打破“神秘”和误解,告诉读者一个真实的西藏。

“我觉得自己如果在社会学中受到了伤害,那么可能从生物学中得到安慰。”米沃什的这句话,阿来深有同感。

阿来:这个时代都一样。我们说过去的经济或者过去的生产是处于一个稀缺时代,什么东西都少,书也少,粮食也少,肉也少。以前美国牛奶倒在海里大家不相信,现在我们来到了一个“过剩”的时代,我们所需要的任何一种东西都是过剩的。衣服买不完了,超市里面吃的东西买不完,电影电视看不完……

阿妈斯炯守护了一生的蘑菇圈,无疑是一种隐喻的符号。此岸世界的神性或美好之物往往是隐秘的,需要我们用良善美好的心性去澄明,然而,更多的功利之徒却以寻找之名,将这一切神秘美好之物扫除殆尽。

当我们呼吸的空气不再新鲜,喝的水不再干净的时候,这显然已不单单是自然的问题,而转变成人的问题。正如《蘑菇圈》中书写的那样,当人们失去了对自然世界的敬畏,人的生命,也会如秋叶一般渐渐飘逝。

以“蘑菇圈”命名的这部作品,关注并书写自然,阿来也由此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的荣誉。这是继2000年其长篇小说《尘埃落定》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后,阿来再次摘得中国文学界的重大奖项。

在阿来看来,自“伤痕文学”始,中国文学作品在描写苦难时,大都倾向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缺乏悲悯、同情和宽恕。

阿来说,人存于世,会产生两种关系。一种是人与人的关系,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社会关系”。如鲁迅先生所言:“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中国作家向来关注人与社会现实,以笔为戈,留下无数优秀的文学经典。

小说以平凡生命包容一个民族的历史。对藏区社会发展、历史变迁中人与自然关系的描绘与反思,阿来都融入在藏族阿妈的人生故事里。

《文化十分》:您写作中会学习和借鉴哪些外国的文学流派和作品?

“早先,蘑菇是机村人对一切菌类的总称。

阿来认为,中国文学对更广大共生于地球上的其他生命的关照与关怀太少。

相比纷繁复杂的人事,他更愿意沉浸在广阔的大自然,“这里头美的东西更多”。

文学应该关照自然

采访|梁霄、梁珊珊

"目前科学界已经对此做出反应,但我很奇怪,文学界一般来讲应该是比较敏感的,但好像在这件事情上,一直保持着一种比较漠然的态度。文学不应该不在这样重大的问题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对话

其实,不止是《蘑菇圈》,出生于藏区的阿来,多年来,大部分作品都在执着地书写故乡。

他曾这样描述自己的故乡嘉绒藏区:“无论是对一本书来说,还是对一个人的智慧来说,这片土地都过于深广了。江河日夜奔流,四季自在更替,人民生生不息。”

一片原始山林世代哺育着各种生灵,笔触不仅写实,更散发着藏民族天然的浪漫气息和诗意。读者荡涤在这样的文字里,仿佛听得到鸟声的悠远,嗅得到林木的清新,尝得到山泉的甘甜……

“阿来的《蘑菇圈》深情书写自然与人的神性,意深旨远。在历史的沧海桑田中,阿妈斯炯珍藏、守护着她的蘑菇圈。有慈悲而无怨恨,有情义而无贪占,这一切构成了深切召唤,召唤着人们与世界相亲相敬。”

有人称《蘑菇圈》是“一部藏区人的生活史”。

《文化十分》:您怎样概括自己的写作风格?

五月,或者六月,第一种蘑菇开始在草坡上出现。就是那种可以放牧牛羊的平缓草坡。那时禾草科和豆科的草们叶片正在柔嫩多汁的时节。一场夜雨下来,无论直立的茎与匍匐的茎都吱吱咕咕地生长。草地上星散着团团灌木丛,高山柳、绣线菊、小蘗和鲜卑花。草蔓延到灌木丛的阴凉下,疯长的势头就弱了,总要剩下些潮湿的泥地给盘曲的树根和苔藓。

佛经里说,天下众生不止众人之众,而是所有的生命。这些生命和人类都是“一云所雨”,“一雨所孕”的结果。共存共荣才是真的众生平等,而只有超越人的社会才是更广大更美丽的世界。

▲阿来参加《朗读者》剧照

"如果我们是庸俗的,那我们就假定西藏全体人民都在过一种高尚的精神生活;如果假定我们是拜物的,他们就是百分之百信神的;如果我们是复杂的,他们就是简单的;我们是充满欲望的,他们就是没有欲望的……这种假定恰好反映的是我们自身精神世界的苍白、贫乏、空洞跟无聊。"

阿来:不可能,短期崇拜有,由于这个人处理某种东西比我处理得好,他对我的吸引力就来了。崇拜说不上,敬佩吧。但是我也在进步啊,当我解决了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跟我差不多了。我觉得你如果是一直崇拜,就意味着他达到的那个水准你永远达不到,永远达不到你就只好跪下来了,干什么膝盖这么软,轻易跪下来呢?对我来讲没有偶像。

阿来:我不急于建立一种个人风格,风格其实是一种标识,让别人很容易认出来。

▲本届鲁迅文学奖更换新奖牌,上面的鲁迅头像版画,由版画家杨宏伟带着学生们一刀一刀雕刻出来,每一块都是独立艺术品

早在长篇小说《空山》中,阿来就曾写到原始森林消失等环境问题。而包括获奖的《蘑菇圈》在内的“自然文学三部曲”,更是充满对自然、生态的深切关怀,对自然神性的礼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