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苗木知识 装车现场 供应信息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热烈祝贺山东济宁梦想园林苗木基地网站上线,我们真诚为您服务,公司主营:山东法桐小苗济宁法桐小苗,速生法桐小苗,速生白蜡小苗,国槐,北栾等苗木,销售热线:15106707580
站内搜索:
  • 山东济宁梦想园林苗木基地
  • 地 址: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李营镇苗木市场
    联系人:赵经理
    手 机:15106707580
    电 话:15106707580
  • 网址:http://www.pbmmjd.com/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桐价格 > 法桐价格
张金风,用济宁速生法桐爱唤醒植物人丈夫
来源:济宁速生法桐基地 发布于:2018-09-05 08:01 点击量: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绝望中,张金风学会了抽烟。从缭绕着在眼前上升的烟气中,她看到的只有绝望。
  没有技术,又想多挣点钱,张金风能选择的是干装卸。装卸砖、水泥、沙子,这是纯体力活,也是老爷们在干的事儿,可一天能挣30元钱。早晨3点,她便骑自行车出门,赶往30里外的县城,晚上天黑了再一身疲倦地推着自行车走进家门。平时,她还要种地,照顾丈夫。
  2018年8月1日,早饭过后,张金风忙着烧水准备为丈夫丁新忠擦洗身子时,看着丈夫在儿子的搀扶下在院子里一步步地走着,她的身心都感到有些轻松:儿子放暑假了,有儿子的帮忙,她不再那么累。虽然她心里仍然想着一个多月后儿子返校时要交的5000元学费,现在还一点着落也没有。
农村大众报记者 孙成民 张天银
  看着宁静的农家小院,看着小院里慢慢走着的父子俩,45岁的张金风心里充满感激,感激自己的没有放弃,感激18年来的付出。
“你还好吗?”
  丁新忠出事后,家里的4亩多地是没法再种了,张金风将其包给了别人,一年总共500元钱。虽然婆家、娘家的人,还有村里的左邻右舍,都在帮她,可那个年代农民都不富裕。没钱吃饭了,张伟华就到邻近的砖窑打上几天工,挣点饭钱后,再回来帮助姐姐照顾姐夫。
为了一天30元钱,
  虽然丈夫什么活也干不了,虽然丈夫经常发脾气,张金风还是知足:丈夫醒过来,能在她眼前转悠,能和她说话,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家。
还有亲弟弟

  帮助姐姐照顾姐夫,张伟华用了整整3年多的时间。“就是现在,弟弟也一直在照顾着我们。”张金风说,“儿子上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大部分都是他小舅舅掏的。”
  醒过来的丁新忠,时间不长便脾气变得很不好。他恨自己,恨自己给妻子带来的苦难,恨自己只能躺着,为家庭做不了哪怕一丁点的贡献。

  得知张金风的事儿后,记者为去不去采访她,犹豫了一些时间。犹豫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事情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这与新闻所要求的新鲜和时效相违背;一个是已有多家媒体报道过,张金风也成了道德模范、上了好人榜,还能挖出什么新闻来?
  在张金风心里,满是感激。她说,这些年,区里、镇里、村里没少照顾他们家;她说,社会上的好心人向他伸出过援手;她说,村里的父老和亲朋没少帮助过他们家。
  在用雇来的面包车把人事不省的丈夫拉回家前,张金风干了一件事。她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哪里请得起专业人来给丈夫按摩?她找到会专业按摩的护士,提出这样一个要求:我帮你打扫卫生,你教我按摩。
不躺下睡觉,
27岁时,
  就是在这样的心情下,张金风接到了正在滨州市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的丈夫出事的消息。丈夫是被一块从高处掉落的砖头砸中了头,张金风赶到医院时,丈夫昏迷不醒。
    通讯员 贾海宁
  “趁年轻,你带着孩子走吧,我不想再连累你娘俩。”丁新忠说,“剩下我一个人,爱死就死,爱活就活。”
希望,
  绝望,并不代表心中的放弃。
她去干装卸

  回到家约半个月,张金风正在院子里准备水给丈夫擦洗身子,听到丈夫喊了一声:“娘。”张金风放下水桶跑到丈夫床前。丈夫看着她,对她说了受伤两年来的第一句话:“你好吗?”这句话后,两人都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哭。
丈夫说出的第一句话:
  医生说:你丈夫已经成了植物人,回去吧;回去后,他这样躺着,别的不说,肌肉都会萎缩。张金风问医生怎样才能肌肉不萎缩,医生说:只有不停地进行专业按摩。
后记
  “我尽力了。”采访结束时,一天学没上、一个字不识的张金风把记者一行送出大门口时说。
“没有了你,
  2003年8月,在搀扶下,丁新忠能下床了。2004年夏天,丁新忠扶着东西可以走路了。能走路的他,便到村东与人下象棋,虽然路上还需要有人照顾,虽然坐下去和站起来都需要别人扶着。
  在张金风的家中,看不出一丝的破败和低沉。张金风说,他们现在住着的房子,是4年前被列入危房改造项目后建起来的。房子临街的一面,开着小卖部,虽然里面的东西全卖掉,也值不几百元钱。
  泪水一下从张金风眼里奔出。她不停地和丈夫说话,说了些什么,她以后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她只知道她那时说了很多话。为了吸氧气,丈夫的气管是被切开的,说了很多话后,张金风才意识到丈夫不能说话。

绝望中守望着的,
  人的记忆是靠不住的,尤其是对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在多次回想和诉说中,会有偏差。一般来说,越靠前的回想和诉说,离真实越近些。虽然如此,记者却相信一个农村妇女不会记错自己的结婚时间和孩子的每一个成长过程。张金风不识字,现在也无法核实哪个时间更接近真实。因此,仍然选用了这次采访时张金风所说的时间。
  就这个报道来说,事件发生的时间已经不那么重要,名字中是“凤”还是“风”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这样一位农村妇女,做出过这样一件事儿。

  必须再把丈夫送到医院。张金风跑了4家,借了不到700元钱。一个好心的村民用自家的面包车,帮着张金风把丁新忠送到了县医院。在医院治了10来天,钱花光了,张金风只好再把丈夫拉回家。不过,这次回家的丈夫不用再吸氧了。
在坚守中升腾
  两年后,她的腰开始疼,越疼越厉害。她没法干装卸了。现在她种着7亩地,还是抽空外出打工。只不过,她能打的工,只能是站着干的活。
我不会活下去。”
  采访完张金风后,记者查了以前对她的报道,发现张金风在这次采访中所说的丈夫受伤时间和醒来过程,与以前的报道并不一样。最重要的一点,是以前的报道中说,张金风和丈夫1998年结婚,丈夫1999年8月受伤,儿子当时7个月或几个月大。这次采访时,张金风说,丈夫是在他们结婚两年时受的伤,当时儿子才3个月大。
  回到家徒四壁的家,看着没有任何意识的丈夫,看着不到2岁的儿子,张金风告诉自己:决不放弃。她,丈夫,儿子,都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2002年秋天,张金风正在给丈夫活动腿时,不经意间,看到丈夫的右手手指轻轻地动了一下。“他能活了。”她高兴地告诉自己。第二天,她在给丈夫洗脚时,看到丈夫睁开了眼。
  “我有盼头了。”张金风一遍遍地对自己说。她抱来2岁多的儿子,让幼小的儿子一遍遍地喊爸爸。她流着泪对丈夫说:儿子在叫你,你要是能听得懂,就眨下眼。丈夫听了,不停地眨巴眼。
  2000年秋天,滨州市沾化区泊头镇郑家村。一个农家小院里,27岁的张金风抱着3个月大的儿子,心里洋溢着满足感。虽然不富足,丈夫朴实、勤劳,她也不怕辛苦,相信以后的日子会越过越好。
  躺在医院的丈夫一直没有醒过来,没有一点意识,插着氧气,吃饭只能靠胃管向里打。2010年冬天,修补完颅骨后,丈夫还是没有醒来。建筑公司给的7万元钱早就花光了,再也要不出一分钱;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只剩下老屋。张金风想把老屋卖掉,让丈夫在医院多住些时间。她觉得丈夫会醒过来的,能在医院多住些时间,醒过来的希望会更大。可老屋太老,没人想买。
  “没有了你,我也不会活下去。”张金风看着丈夫,坚定地说,“没想到你能醒来,你醒了,我们有了一个完整的家。你别再说让我走的话。”
  “我有一个好弟弟。”张金风说。说着这个小她4岁的弟弟时,她满脸温情。
丈夫成了植物人
  丁新忠能很清楚地记着受伤前的事儿,可眼前发生的却很快就忘了,比如早饭吃了啥,到中午就忘了。因为成了家庭的“累赘”,他很烦躁,经常生气、摔东西。这时候,张金风总是像哄小孩一样哄着丈夫。
  丈夫不需要每时每刻照顾,张金风把自家的4亩多地要了回来,种上小麦和玉米。有了粮食,一家三口就不会饿肚子。只有粮食不行,丈夫需要吃药,家里也需要花销。2005年春天,张金风决定出去打工。
  张伟华知道,姐姐一个人照顾不了一个植物人,他选择的是全力帮助姐姐。他和姐姐一样,也不再躺在床上睡觉,困极了也是趴在床边小睡一会儿。张金风说,弟弟照顾人比她还细心。
  回到家后,张金风没有躺在床上睡过觉,用她的话说,就是24小时醒着。每20分钟给丈夫翻一次身,然后是没完没了地给丈夫按摩。实在困得累得受不了,就趴在床边打个盹。她不停地说着和丈夫认识后的事儿,说着他们的家,他们的儿子,还有她的心事。她只是想让丈夫醒过来,重新过上一家三口人的小日子。
  在张金风心里,最大的希望是他们的儿子。他们的儿子叫丁丙洋,19岁,在滨州职业学院读书,暑假后升大二。也许是因为父亲的伤痛,丁丙洋选择了学药品。家庭困难,上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大问题,但张金风一遍遍地告诉儿子:学,一定要上下去。正在上学的丁丙洋能做的,是回到家后把照顾爸爸的责任担过来,让母亲稍微轻松一下,哪怕只是身体上的。
  从丁新忠出了事住进医院后,张金风的弟弟张伟华就一直没离开张金风。为此,张伟华放弃了地里的农活,也放弃了外出打工。
  还有名字。以前的报道,都是“张金凤”。张金风说出自己的名字后,记者问:“是‘凤凰’的‘凤’?”张金风说:“不是,是‘刮风’的‘风’。”
  2017年10月,丁新忠得了糖尿病;2018年3月,又得了脑血栓。这两场病让他走路大不如以前。张金风在院子里沿墙安了扶手,一天不停地扶着丈夫进行恢复性锻炼。
  张金风帮着医院打扫了10天的卫生,护士细心地教了她10天的按摩。
  犹豫过后,记者还是决定去采访张金风,为了一个农村妇女对家人的不弃不离,为了她18年来的坚守。
  采访张金风,记者与她对面而坐。开始采访时间不长,张金风犹豫着说:“我能站着吗?”看着记者眼中的疑问,张金风说,她腰疼得不行,不能坐时间长了。
为了给丈夫翻身和按摩
,山东速生法桐,济宁速生法桐,济宁速生法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