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苗木知识 装车现场 供应信息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热烈祝贺山东济宁梦想园林苗木基地网站上线,我们真诚为您服务,公司主营:山东法桐小苗济宁法桐小苗,速生法桐小苗,速生白蜡小苗,国槐,北栾等苗木,销售热线:15106707580
站内搜索:
  • 山东济宁梦想园林苗木基地
  • 地 址: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李营镇苗木市场
    联系人:赵经理
    手 机:15106707580
    电 话:15106707580
  • 网址:http://www.pbmmjd.com/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桐价格 > 法桐价格
给地铁让道法桐价格四年 19棵法桐又回家
来源:济宁速生法桐基地 发布于:2018-02-02 01:00 点击量: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每砍一棵树 揪我一次心

“当时从人民路移栽了37棵大法桐,3棵直接补栽到了金水路,剩下的都在这儿。”绿化处生产科科长杨永清指着面前行列整饬的“树林”,法桐有200多棵,还有数十棵国槐,除了人民路的,山东速生法桐,还有建设路、中原路等路段移栽而来的。再东边,是100多棵重阳木,也是2009年从经八路上移栽而来的。

【对话董云岚】

记者(下称记):退休之后很多人选择安享天伦,为什么您选择古树名木保护?

【郑州大树去哪儿了?】2009年,郑州地铁一号线开工,济宁速生法桐,市区不少主干道上的大树被移走,它们如今在哪?生长得如何?东方今报记者调查发现,原来它们全在郑州市黄河边,长得壮实着呢!

在郑州,有一位老人,和大树打了一辈子交道,他的博客头像照“二十出头儿”,77岁了不服老;他的足迹踏遍中原大地,就为保护古树名木。他写博客、玩微博、QQ群里和民间环保公益组织黏在一起。他是省林院研究员董云岚教授。

2009年郑州地铁开工,人民路、中原路、建设路等主干道两侧的行道树,需要挪地方。这些最早种植于上世纪50年代初的大树,曾给郑州带来“绿城”的荣光,早已成为这座城市文化灵魂的一部分。

人民路19棵法桐已归位

昨天,东方今报记者驱车到了黄河边,郑州市绿化工程管理处(下称绿化处)说移栽的大树都在这里。政园苗圃紧邻黄河南岸,方圆500多亩。其中有几块区域专门安置因道路施工修整移栽而来的大树。

董:更多是收获。每一棵大树,都是天地造化,万物滋养。有的大树有两三千岁,就是活的文物啊。另外,大树藏着一般人看不到的信息密码。比如会反映一个地方的土壤、水质、天气条件、气候信息。你看大树的年轮,间隔宽的一定风调雨顺,窄的就是有大旱的灾年。另外,大树也是人记忆的承载,当地历史文化的人文参照。

城市,因为有了绿树相伴,温暖而可爱。城与树,树与人,本就应和谐统一在这个世界上。每一棵树,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生命生而平等。马上又到植树节,像对待我们的家人一样,去尊重每一棵树,爱护每一棵树,用心呵护好我们这个生息与共的城市。

1997年退休后,董云岚从1999年开始,对河南全省百年以上银杏古树全部调查一遍,并撰写了《河南银杏古树志》。

说起这些古树名木,董云岚如数家珍:永城市芒山鎮山坡上“张飞系马古银杏”有2300岁、泌阳县龙王掌山下的“中原银杏王”有2800岁、桐柏县洪仪河乡清泉寺内古银杏有2500岁……对于毁林毁绿的恶行,济宁速生法桐,董云岚和民间公益组织数次到事发现场阻止,毁绿恶行得到暂时遏制。他更在QQ群、微博、博客中转发扩散消息,引发社会及媒体关注。

记:这个怎么讲?

微博达人 77岁的护绿使者

记:您做这件事,有哪些付出和收获?

董:比如三门峡东郊有棵3000年的“七里古槐”,民间故事传说非常多,从唐太宗李世民“勒马看古槐”,到冯玉祥树下练兵都有。1982年,我和豫剧大师常香玉一起开会,她听说我是“管树”的,就问知不知道这棵“七里古槐”,我说知道啊,现在还活得很好。她非常高兴,告诉我以前去陕西唱戏,每次路过古槐都要拜一拜,从古槐往西是出远门,往东就是“回家啦”。

【市民见证】

【记者调查】

董云岚(下称董):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森林测量调查,在山里一住就是半年多,喜欢大山绿林。另外,在外多跑跑,多运动,对身体也好。

【编者按】

杨永清说:“黄河边生态环境比市区道路周边可好多了,大树在这儿长得更好。”

去年地铁一号线正式开通运营,这些曾被移栽的大树,去了哪里?

昨天,人民路丹尼斯对面,工作人员正在给移栽而来的法桐挂吊瓶输入营养液。去年年底,地铁一号线开通前恢复绿化,19棵原来从这里移栽的大法桐重新归位。

“这些法桐,胸径在30厘米左右,正值壮年。”杨永清介绍,19棵法桐,现在长势良好,定期补充营养液,春天就能发枝,3年就可成一片绿荫。

记:那看到有人毁坏大树,怎么想?

2009年,郑州地铁一号线开工建设,市区人民路、中原路、建设路等路段两侧遮天蔽日的市树法桐被移走。而今,郑州地铁一号线已开通运行,又值第36个植树节到来,这些大树都去哪儿了?东方今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刘栋杰/图

被移走的大树活在黄河边

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张英/文

董:每砍一棵树 揪我一次心。